赣商文艺

BUSINESS LITERATURE

赣商文艺

当前位置:首页 > 赣商文艺

【胡亮平诗集】选篇---《干娘,我的干娘》

2018-06-23

作者:胡亮平

——谨以此诗献给共和国艰难时期的人民与建设者

干娘,我的干娘

我至今无法叫出名字的干娘

我不想说

我是一名老红军战士的女儿

我排行老五

我呱呱坠地的时候

正是共和国刚刚走出

三年自然灾害阴霾的1963年2月7日

那一天已是五个孩子32岁的母亲

营养不良胸脯干瘪

挤不出一丁点奶水

面对刚刚降生嘤嘤啼哭的老幺

在那个贫瘠而匮乏的年代

在那个赣中小县城的村子里

曾身经百战的父亲从二月早春的筑桥工地上下来

和母亲一样愁眉苦脸一筹莫展

?

那一年

父亲早已脱下军装

沿着四野解放大军当年征战的步伐

从北到南

从辽东半岛的鞍钢

一路南下来到了

这个叫做江西的地方

这个父亲骨子里曾梦回回千百次的故乡

——江西——新余钢铁厂

父亲带着他英勇善战的队伍

来到市郊袁河之滨南岸扎起帐篷

住进了纱笼村的村巷里弄

和战友们一起抡起镐头打起电钻

要在波涛滚滚的袁河上

铸造起一座铁路货运桥

一座袁河历史上从未有过的钢铁之桥

一座跨越滔滔袁河水、把“山上”铁矿石

源源不断地运到“山下”高炉的桥

从此让袁河两岸一桥飞架南北?

天堑变通途

从此新余钢铁的炉火

熊熊燃烧

为初生而并不很强健的共和国

源源不断地输送了一批批强大基因

锻造了一块块特殊材料

让钢铁的风暴与明媚的春光

在鲜艳的八一军旗上猎猎飘扬

?

可是,可是在那一时刻

嗷嗷待哺没有奶水的我多么渴望粮食

多么渴望生命的雨露甘甜啊

我知道,在那个名叫纱笼的村子里

有一个身影出现了

有一个农妇迈着坚定而有力的步伐

走进了生我养我的那间小屋

敞开了她那经过无数次劳作

而变得饱满而丰盈的胸脯

为嗷嗷待哺的我哺乳

甘甜的乳汁如涓涓细流终于流进了我幼小稚润而干涸的心田

?

后来,后来?

后来,长大以后母亲告诉我

那个村妇亲生的儿子

三天前才刚刚夭折了

她是闻着婴儿(我)的哭声

忍着丧子之痛才找到母亲居住的小屋的

她分明是把我当做了她的孩子啊

那个农妇也就成了我的奶妈我的干娘

我至今无法叫出名字的干娘

?

干娘,我的干娘

我至今无法叫出名字的干娘

我——的——干——娘!

1.png?

诗作者胡亮平夫妇去医院看望本诗主人公(母亲)、87岁的红军遗孀刘桂珍妈妈。